搜索 解放軍報

40年前,《解放軍報》“牽線”促成了這樣一段美好姻緣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李全茂責任編輯:於雅倩
2021-01-11 08:18

“紅娘”牽線

■李全茂

插畫:徐金鑫

2021年的1月4日,是白巨光與徐柏蓮結婚40週年的紀念日。就在這天,白巨光從廣西南寧打來電話,説他和徐柏蓮有一個心願:你如果見到《解放軍報》的同志,請代向他們問好。他説,《解放軍報》是他和徐柏蓮之間的“紅娘”。他們結婚40年了,兩人一直在心裏默默地感謝《解放軍報》,感謝《解放軍報》成就了他們的美好姻緣和幸福美滿的家庭。

白巨光的電話,把我的思緒帶回到了40年前。

1980年,我在原第38軍113師高射炮兵團政治處宣傳股任新聞幹事。3月初的一天,我到二營五連了解情況,尋找新聞線索。連隊指導員梁文圖向我介紹了幾天來的好人好事,最後講到了二班長白巨光正確處理戀愛關係的一件事。

白巨光是四川墊江縣人(現屬重慶市),1977年入伍。他入伍前,和老家一位女孩建立了戀愛關係,互贈了照片和禮物。白巨光入伍後,雙方鴻雁傳書,關係密切。1979年,部隊提幹政策發生變化,即由原來直接從優秀班長中提拔幹部,改變為軍事院校培養幹部的制度。這樣一來,已經成為班長的白巨光不能直接提幹,必須先考軍校。但白巨光文化水平不高,很難考上軍事院校,提幹希望因此變得渺茫。與此同時,女方有了在信用社的工作。考慮到白巨光復員以後兩人可能面臨的現實差距,女方開始疏遠白巨光,信寫得少了,字裏行間流露的情感也平淡了。

幾年的感情怎能就像天上的白雲一樣,説沒就沒了。白巨光急在心裏,一連幾天悶悶不樂。連隊指導員看在眼裏,考慮到白巨光年齡也不小了,是該考慮婚姻問題了,就批准白巨光回家處理私事,並在他臨走前特意反覆叮囑:“認清對錯,別辦糊塗事,別犯錯誤。”白巨光向組織保證,一定會處理好個人問題。

白巨光千里迢迢回到家鄉後,首先找女方進行了耐心地交談,希望繼續保持戀愛關係。但女方不為所動,執意要分開。白巨光只好忍痛同意結束戀愛關係。

聽説白巨光回來了,一幫老同學、老朋友紛紛圍上來,七嘴八舌地給他出主意,甚至有人説要幫他去找女方理論。白巨光嚴肅地拒絕,並表示:“謝謝你們對我的關心,但我不能照你們説的去做,因為我是共產黨員,是一名解放軍戰士。再説,強扭的瓜不甜,即使硬捆綁成夫妻,將來也不會幸福的。”第二天,白巨光主動找到女方,把她的照片、她送的禮物都退還,並祝她幸福。

想到部隊訓練任務重、工作忙,白巨光歸心似箭,很快返回部隊。回連隊後,他認真帶領全班搞訓練,在火炮基礎知識考核中,他們班取得了全連第一名,他個人也獲得了全連軍事理論考核第一名。他還刻苦學習文化知識,在連隊組織的初中物理、數學考核中,取得了第二名。此外,白巨光還被連隊評為“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標兵”。

我被白巨光的故事深深感動。我感到,白巨光的思想和做法,具有較強的代表性,既可以教育部隊官兵,也可以引導年輕人正確處理戀愛婚姻問題。我把白巨光如何處理戀愛受挫的新聞消息立刻寫出來,投進郵筒,發給解放軍報社。

軍隊幹部制度改革以後,一部分文化程度不高的班長面臨着和白巨光相似的情況。《解放軍報》的劉代文編輯瞭解到這一情況後,對我的這篇稿件進行了編輯,發表在《解放軍報》1980年4月18日的二版,題目是《未婚妻嫌貧愛富不足惜 白班長正確處理品德高》。

這條新聞一發表,立即引起強烈反響。一連幾天,讚揚白巨光的信件像雪片一樣從四面八方飛向解放軍報社。有的女青年被白巨光崇高的道德情操所感動,在來信中讚揚白巨光的同時,還提出要和他建立朋友關係。《解放軍報》編輯部收到這些信件後,進行了登記存檔,把信件又轉給了白巨光。

在眾多女青年寄來的信中,武漢鋼鐵公司北湖農場的食堂會計徐柏蓮的信讓白巨光最受感動。在信中,徐柏蓮對白巨光的愛情遭遇給予了深深的同情。她講道:“難道一個當兵的就不值得愛嗎?沒有他們,祖國的大好河山就要受到侵略者的蹂躪,祖國的四化建設就沒有可靠的保證,人民羣眾就沒有幸福的生活。白巨光在情感受挫的情況下,講道德,講修養,不埋怨對方,不做過激行為,不背思想包袱,公而忘私,安心部隊,認真學習,刻苦訓練,取得了那麼優秀的成績,多麼好的同志啊。我要用自己一腔熾熱的愛去温暖那顆受過創傷的心。”

後來,在部隊領導的支持下,白巨光給徐柏蓮寫了回信。

徐柏蓮收到白巨光的回信後,非常高興,馬上回了信。不久後,兩人開始了書信來往的戀愛關係。幾個月後,白巨光向組織提出,要和徐柏蓮結婚。

部隊研究後,表示熱情支持,特批了他的假期。白巨光沒有到過武漢,教導員唐保民向團首長請示,建議派二營副教導員楊國旺陪他到武漢,代表部隊祝賀他們喜結良緣。

儘管白巨光已經與徐柏蓮通了多次書信,並互寄了照片,但畢竟還沒有見過面。再説,武漢那麼大,到哪裏去找她?為了不出差錯,雙方商定了見面的具體辦法:徐柏蓮在武漢長江大橋上等白巨光,具體位置是從北面橋頭往橋上數,第六根電線杆(路燈)下面,並且手拿一份《解放軍報》,面向北方。白巨光身穿軍裝,也手拿一份《解放軍報》,由橋北向南行進。副教導員楊國旺陪同前往。

那天,白巨光和楊國旺按照約定,在武漢下火車後,坐公共汽車趕到武漢長江大橋,從北面橋頭往橋上走。沒走多遠,白巨光就看到了早已等在橋上的徐柏蓮。徐柏蓮也老遠就看到了他。兩人向對方飛奔過去,緊緊握手,你一言我一語地暢談起來。

為了不打擾他們,楊國旺站在距他們較遠的地方,欣賞滾滾的長江水和一艘艘繁忙的船隻。過了一段時間,白巨光和徐柏蓮才發現忘了楊國旺,連忙過來道歉。楊國旺笑着説:“這個時候你們忘了我,我完全理解。”

他們一起回到北湖農場,隨後舉行了簡單的婚禮。

白巨光、徐柏蓮結婚的喜訊傳回部隊,官兵就像自己家裏有了喜事一樣,一個個喜氣洋洋,奔走相告。二營教導員唐保民高興地一遍又一遍説:“家有梧桐樹,不怕引不來金鳳凰。”當然,很高興的還有《解放軍報》的編輯們和我自己,因為我們無心插柳柳成蔭,成就了戰友的一樁美滿婚姻。

我高興了一陣,就急急忙忙趴在辦公桌上把白巨光結婚的事寫成了新聞稿,立即發往解放軍報社。劉代文編輯一接到稿件立馬編輯,並很快在二版刊發《徐柏蓮心靈美報社牽線 白巨光情操高喜結良緣》。編輯部還配上了短評《品德高尚人人愛》:白巨光和徐柏蓮遠隔千里,素不相識,為什麼能彼此相愛?原因就是白巨光的行動使這位姑娘深切感受到,白巨光確實是個講道德、有修養、品行高尚的人。如果每一個幹部戰士都講文明,有道德,懂禮貌,都使人民羣眾見了覺得可敬可愛,那麼我們軍隊在羣眾中的形象也就會更美好,威望也就會更高。這篇消息的發表,又在軍隊和社會各界引起了熱烈的反響。

白巨光結婚後不久,回到了部隊,與徐柏蓮過起了牛郎織女的生活。第二年秋天,部隊批准已超期服役的白巨光退伍復員。

白巨光就要離開部隊了,可往哪裏去呢?按照戰士退伍哪來回哪的安置原則,白巨光應該回四川墊江。如果白巨光一人回四川,他就要和徐柏蓮長時間兩地分居。那時交通、通信不便,一個村裏只有黨支部、村委會一部電話,並且不許私用。聯繫要靠寫信,一封信從四川墊江到武漢,快則一週,慢則半個多月。想到這裏,白巨光心裏很難過、很着急。

考慮到白巨光是連隊“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標兵”,是很多官兵和羣眾關心的榜樣,部隊又派二營副教導員楊國旺到武漢去,專門辦理白巨光退伍一事。楊國旺帶着團政治處的介紹信,軍、師、團政治機關關於開展向白巨光學習的決定和通知,還有《解放軍報》等多家媒體刊登白巨光先進事蹟的報紙原件,急匆匆來到了武漢。一連幾天,楊國旺輾轉於各個部門……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,在湖北省、武漢市領導及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下,武漢市同意白巨光退役到武漢,並把他安排到徐柏蓮所在的武漢鋼鐵公司北湖農場工作。

從此以後,白巨光離開了高炮團。他先是在武鋼北湖農場團委工作,由於表現突出,被組織推薦上了大學,大學畢業又當了教師,後又做了武鋼一個分廠的團委書記。幾年前,他和徐柏蓮相繼退休,現在在廣西南寧生活。

1980年4月18日,是《解放軍報》報道白巨光正確處理戀愛關係的日子。1981年1月4日,是他們結婚的大喜日子。40年過去了,白巨光和徐柏蓮相濡以沫,幸福美滿,就像一首詩中形容的那樣:戰士自有戰士的愛情,忠貞不渝,新美如畫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